当前位置: 主页 > 教育 >

为什么要禁止宣传槟榔?

时间:2019-03-12 00:31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特约撰稿 张田勘

(视觉中国/图)

在大量的科学证据和流行病学数据下,有关方面才把槟榔列为一级致癌物,与烟草、酒精、黄曲霉素、砒霜等为同一等级,停止宣传可以视为一个初步胜利。然而介于槟榔的巨大产业以及千百年来的文化熏陶,围绕槟榔的科学与文化之争会走到哪一步,尚无法定论。

2019年3月7日,湖南省槟榔食品行业协会下发的《关于停止宣传的通知》在网上广为传播。通知要求,湖南所有槟榔生产企业即日起停止国内全部宣传,停止发布的媒介平台包含且不限于报纸、电台、电视台、高速公路、机场、铁路列车、地铁、公交车、网络平台、电子屏、店招、影院、出租车顶等,且此项工作必须在3月15日前全部完成。

槟榔的起源和象征

为什么要禁止宣传槟榔,根本原因在于,2004年,世界卫生组织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已将槟榔列为一级致癌物,包括槟榔果、含烟草的槟榔嚼块、不含烟草的槟榔嚼块。在致癌威力上,烟草、酒精、黄曲霉素、砒霜和槟榔为同一等级。同时,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办公厅印发的《健康口腔行动方案(2019-2025年)》中指出,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在2017年公布致癌物清单时,已将槟榔果列入一级致癌物。

停止宣传作为一级致癌物的槟榔应当看作是科学与文化对决的一项初步的暂时性胜利。然而在千百年来的槟榔文化熏陶下,围绕槟榔的科学与文化之争会走到哪一步,尚无法定论。

文化是强大的,习俗同样如此。槟榔文化在中国广为流行和大众化,首先在于,槟榔象征着美好生活和甜蜜爱情。20世纪30年代,湖南湘潭人黎锦光创作了《采槟榔》的歌曲:“高高的树上结槟榔,谁先爬上谁先尝,谁先爬上我替谁先装……”这首歌不仅生动描绘当地生产和采食槟榔的劳动生活,而且把这种行为升华到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相同的追求美好爱情的高度。今天,海南的黎族和中国台湾的少数民族在婚嫁迎娶中,都以槟榔为媒介,为聘礼,以槟榔象征爱情忠贞不渝的信物。

更能体现槟榔文化底蕴的是槟榔这一名称的来源。槟榔的拉丁学名为Areca catechu,其属名Arecae由马来西亚土名拉丁化而来,其种名catechu则是马来语的“一种从植物中提炼出来的液汁”,这表明槟榔最初的用途之一是作为天然染料。

根据考源,中文槟榔最早是由印尼语“pinang”音译而来,但是中国除了称呼槟榔外,还对这种果实起了许多不同的名称,如槟门、槟楠、尖槟、宾门药饯、洗瘴丹、橄榄子、青仔、国马、大腹子、海南子等。

不过,最初叫槟榔的是在一千多年前的南北朝时代,而且有了音义结合的优势,那时的“宾”与“郎”都是指称贵客,槟榔也成为当时宴会的珍品,因此槟榔成为后来一统天下的名称。当然,槟榔的得名也得益于文学作品对其广泛的描述和美誉,如宋朝有苏轼的《题姜秀郎几间》的“不用长愁挂月村,槟榔生子竹生孙”诗句;杨万里《小泊英州》的“人人藤叶嚼槟榔,户户茅檐覆土床”等,都是以槟榔指物抒情或描述南方的风土民情。

不过,人类采集和利用(主要是食用)槟榔的历史极为久远。早至公元前900年,古印度诗人马可的作品里就描述了印度讫哩史那王率领的士兵嚼食槟榔,当时印度人称槟榔为Gouvka,在尚未找到更早的食用槟榔的记载之前,可以相信,嚼食槟榔的习俗是从印度传到亚洲和世界其他热带地区。

药食同源

中国的南方地区食嚼槟榔也有两千多年的历史,早在东汉杨孚《异物志》里就有记载,到了宋代,岭南人嚼槟榔之风达到了鼎盛时期。而且,南北朝时期,由于槟榔是南方司空见惯的食物,到了北方由于物以稀为贵,成为只有贵族才能消费得起的奢侈品。朝廷用来赏赐臣下,宴会用为珍品佳肴,皇亲国戚用来相互馈遗,甚至连丧葬都用作高级供品。

今天,种植槟榔的主要是海南、广东、台湾、广西、云南、福建等省(区),但主要食用的是海南、湖南和台湾。湖南不种植槟榔,却成为嚼食槟榔的主要省区,主要原因在于,人们认为槟榔可以祛邪抗病,同时与湖南气候有关,湖南冬天湿冷,甚至比北方的干冷还要冷,而且大多数民居没有暖气(一般烤电火炉、煤炉等取暖),咀嚼槟榔可以使身体发热,祛湿驱寒。此外咀嚼槟榔也成为像抽烟一样的一种社交媒介,湘潭有句老话是,“养妻活崽,柴米油盐,待人接客,槟榔香烟”。

不过,槟榔的走红既在于其药食同源,也在于其大众化。槟榔在后来成为中国四大南药之一(其他三种为益智、砂仁、巴戟),中医普遍认为其有杀虫消积、降气、行水、截疟等多种功效。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也记载:“槟榔治泻痢后重,心腹诸痛,大小便气秘,痰气喘急,疗诸疟,御瘴疠”。

其实,槟榔的大众化在于其成瘾性。槟榔果中富含多种生物碱,其中含量最多的是槟榔碱和槟榔次碱。槟榔碱既具有拟交感神经的作用,使人产生欣快感、舒适感等,又有拟胆碱作用,使人面部红润、身体发热、微微出汗,从而抗御寒冷。槟榔次碱同样也能让人产生愉悦感,甚至有抗抑郁的作用。

同时,在生产加工槟榔果的过程中,槟榔加工商为了让槟榔产生更大的“劲儿”,会添加一些调料,其中最常见的添加物是细辛、麻黄、薄荷、甘草以及生石灰5种物质,使得槟榔对人的神经刺激更大,也让人更上瘾。起主要作用的就是麻黄中的麻黄素,是一种作用较大的兴奋剂,能明显刺激中枢神经,导致心跳加速、血管收缩等,而且食用后有飘飘欲仙的感觉,因而麻黄素也成为制作冰毒的原料之一。

实际上,即便没有添加麻黄一类的物质,槟榔本身也会让人成瘾,而且在不断的嚼食之后,导致身体损害的同时,逐渐形成癌变。

槟榔的致癌机理

人在咀嚼槟榔时,槟榔纤维的摩擦会造成口腔黏膜局部外伤和黏膜损伤,并且由于长期咀嚼槟榔,导致伤口迁延不愈,引起慢性炎症、氧化作用增强和细胞增殖。而且,咀嚼槟榔者口腔黏膜细胞脱落频率明显增加。

槟榔中的多种生物碱和活性成分不只是让人兴奋愉悦,而且有促使癌变的作用。这些物质包括槟榔生物碱、槟榔鞣质、槟榔特异性亚硝胺和活性氧等,它们具有细胞毒性、遗传毒性,甚至有直接的致癌性。槟榔碱能促进上皮细胞的凋亡和干扰细胞外基质大分子(胶原、弹性蛋白等)的沉淀和降解过程;槟榔中添加的生石灰中含有的亚硝胺、丁香性多酚、活性氧化剂,也会产生某些基因毒性。

同时,槟榔碱具有明确的遗传毒性和致突变性,对包括口腔成纤维细胞和角质形成细胞在内的多种细胞具有细胞毒性,可影响细胞的增殖周期,诱导程序性细胞死亡;含鞣质的槟榔多酚是槟榔的主要致癌成分;槟榔特异性亚硝胺中的3-甲基亚硝氨基丙醛可诱发人颊黏膜角质形成细胞的DNA链断裂和DNA蛋白交联,3-甲基亚硝氨基丙腈为强致癌剂,可诱发试验动物口腔肿瘤;并且大量活性氧可造成DNA氧化性损伤和激活癌基因,从而诱发癌症。

所有这些因素长期共同作用,就形成了癌变的基础,最终诱发口腔部位的癌症。再加上如果喜欢咀嚼槟榔的同时,还有吸烟的嗜好,以及一些槟榔果本来就添加了烟草成分,就可以加倍诱发癌症并促成癌症的快速生长,因为槟榔中的生物碱和烟草会使唾液中的毒性物质浓度显著升高,破坏细胞DNA的合成和修复。

流行病学的调查同样证明,食用槟榔越多,口腔癌发病率越高。除中国南方之外(主要是海南和湖南),全球消费槟榔较多的国家和地区是南亚和东南亚一带,包括印度、印度尼西亚、斯里兰卡、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国都有全民嚼食槟榔的风俗。当然,这些地方的民众吸烟也比较普遍。这两个因素加在一起,就造成了南亚和东南亚地区的口腔癌发病率最高和患癌人数最多,约占全球口腔癌的58%。

全球口腔癌患病率最高的是美拉尼西亚地区,男性为36.3/10万,女性为23.6/10万;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口腔癌患病率是,男性为13/10万,女性为8.6/10万;印度口腔癌的患病率是,男性为12.8/10万,女性为7.5/10万,每年新增7.5万-8万人;斯里兰卡口腔癌患病率,男性为10.2/10万,女性为4.1/10万;中国台湾,口腔癌患者男性为15.95/10万,女性为2.1/10万。当然,这些地方的口腔癌高发同时与吸烟和咀嚼槟榔有关。

2018年中华口腔医学会和中国疾控中心曾调研湖南省群众嚼槟榔和口腔癌的现状,当时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口腔颌面外科病房内,50位住院患者有45人患口腔癌,其中44人有长期、大量咀嚼槟榔病史。

另一项研究对152位咀嚼槟榔者和137位不咀嚼槟榔者进行分析,发现84.4%咀嚼槟榔者患有口腔黏膜病变,但不咀嚼槟榔者口腔黏膜病变只有37.2%。还有研究显示,66%的咀嚼槟榔者有口腔黏膜病变,不咀嚼槟榔者仅1.5%有口腔黏膜病变,同时在咀嚼槟榔者的口腔黏膜病变中有超过20%为癌前病变。

在大量的科学证据和流行病学数据下,IARC和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才把槟榔列为一级致癌物。

巨大的槟榔产业

不过,中国的槟榔产业是巨大的。仅在2017年,槟榔产业给湖南带来超300亿的产值,槟榔产业从业者达300多万人,食品包装等相关产业从业人员超过1000万人,已成为湖南的经济支柱产业,而且湖南的槟榔产业几乎占全国槟榔总产值的四分之三,并且预计未来10年槟榔产业在全国的规模可达千亿。

今天,在大量的事实和研究结果面前,科学与文化的对决已经能分出谁主谁次,谁轻谁重,毫无疑问,生命和健康是第一位的。

现在中国只是在禁止宣传槟榔,还没有像禁烟一样以立法的形式来禁止槟榔。尽管禁食槟榔比禁止烟草的难度更大,但是却比禁烟有更好的操作方式,即药用的归药用,饮食的归饮食。也就是,可以把槟榔作为药物来使用,但应禁止用于食用,尤其是咀嚼。

目前中国至少有6000万人食用槟榔,全球约有6亿人嚼食槟榔,槟榔是世界上继烟草、酒精和含咖啡因饮料之后最常见的第四类精神活性类物质。在美国,从1976年开始就严禁各州之间运输槟榔果。在加拿大、澳洲等国,槟榔产品直接被禁止销售。

如同烟酒不分家一样,槟榔这种东西也是一种共同消费。一包槟榔如同一包烟,不管谁买的,几个人在一起就是共有,人人都可以嚼一颗,既容易扩大消费人群,也容易损害更多人的健康。

只有禁止生产和销售食用槟榔,在拯救生命和维护健康中,科学才有可能获得全胜。当然,这只是一种理想,因为即便禁止烟草和毒品,在全球,也是屡禁不止。但这并不意味着不采取行动。

 

 
网络编辑: 渡秋 校对:星歌 责任编辑: 朱力远

电话:029-87378721  /  15389412818/邮箱:zhongguangzixun@163.com

版权所有:澳门新葡京官网下载app   www.fthgsb.com   免责声明  陕ICP备15005623号